4月10日,由江西援沪医疗二队和五队共同接管的上海新国际博览中心方舱医院N4舱迎来首批500余名患者出舱。

来自安徽宣城的李自财收到出舱通知后,主动找到护士长,希望可以继续留下来做志愿者,帮助攻克疫情。

接受九派新闻采访时,他介绍,自己35岁,从事室内装修行业,来上海有十年了,现在工作暂停。

在方舱内见证了医护人员辛勤付出后,李自财也想出一份力。最终,防疫指挥部未予通过,他打算再评估自己有什么能帮上忙的。

因其在上海的住所是合租房,不满足居家隔离条件。另外,也考虑小区住户的感受,他选择在酒店自我观察一周再回去。

“结束观察期后,如果上海哪里需要志愿者,我还是义无反顾地愿意去,为上海疫情做点力所能及的事情。”

受访者供图

对话当事人

【1】在方舱起得早,休息得也早

九派新闻:什么时候收到通知要进方舱?

李自财:3月底,我作为确诊患者的密切接触者,被拉到指定的隔离酒店观察,在隔离酒店测核酸的时候发现异常,被拉去上海新国际博览中心方舱医院。

4月1日晚上8点左右,我坐大巴车到了方舱医院,在方舱医院住了10天出舱。跟我同一批进舱的当时有二十几个人,估计还剩七八个。

九派新闻:收到消息的时候什么感受?

李自财:方舱生活对我来说是未知的,一开始有点担忧,进方舱后慢慢熟悉情况就好了。家人比较担心,问我这问我那,我就开玩笑说,要是我不在方舱,还要考虑在家里买菜做饭的问题,让他们放松一下,不要太紧张。

九派新闻:在方舱的生活作息是怎样的?

李自财:每天我5点半到6点左右醒,然后帮护士们一起给患者发放早点。中午在活动区晒晒太阳,活动活动,下午也是。晚上一般10点左右休息,这里有不少老人和小孩,起得早,休息得也早。

【2】看到“大白”累得扶墙休息

九派新闻:介绍一下方舱的环境?

李自财:床大概一米宽,一个“房间”两张床,挨边放着,中间有个空档。舱内的灯24小时亮着,从来不熄,有人用口罩挡眼睛睡。我头两天也不适应,后来发现医护人员每天晚上要查房,灯关了也不方便,可能有这个缘故。

生活用品几乎都有,方舱给每个床位都配备了一套,包括消毒酒精、纸巾、脸盆、拖鞋、毛巾等等。这里有热水,有移动卫生间,但没有洗澡的条件。厕所卫生不算好,经常冲不干净,人们不愿意上也只能换一个。设施不分等级,只要是被感染的人,在这都一样的待遇。

受访者供图

九派新闻:一日三餐吃什么?

李自财:每天的早餐是面包、牛奶,中午晚上是两荤两素的盒饭。盒饭通常是医护人员把饭拉进来,志愿者们帮忙把饭推到不同区域发放。

我有一回看到,“大白”穿着防护服,从很远的地方把饭推过来,他流汗后扶墙站着休息,可能有点脱水、头晕。

九派新闻:你要吃药吗?

李自财:我的症状是轻微咳嗽,在方舱没有吃药,医生几乎也不建议吃药,靠自身免疫。

【3】有人锻炼身体,有人线上办公

九派新闻:在方舱,大家最关注什么信息?

李自财:大家最关心的信息就是核酸检测结果。其实我4月3号核酸就已经转阴了,之后7号、8号、10号又做了核酸。这几次核酸检测结果没有公开,但我推测应该是阴性的,所以医护人员通知我出舱。

九派新闻:核酸检测结果不公开,怎么理解?

李自财:在方舱里,你就算去问,护士站也不会说核酸检测结果,除非指挥部过来安排哪些人走,他们就通知哪些人。

有的患者会争论,但我理解,假如说公布出来,阴性的人站在阳性的人旁边,就会觉得很不自在。

九派新闻:人们会因此恐慌、忧虑吗?

李自财:有的人离开,有的人进来,这种时候,有个别人情绪爆发,觉得舱内的阳性已经慢慢减少了,后面又来了新的,怕他们自身体质较弱,又会复阳。

我同事有进了方舱很紧张的,我就告诉他不要害怕,心情烦闷就多跟别人聊聊天。

我所在的舱馆大概1500人,整体氛围还好,有人带了羽毛球,打打羽毛球,也有人跑步、跳广场舞、打太极。还有很多人线上办公、上网课的,但总体环境有些吵闹,专注起来有点困难。

【4】想留下帮忙,医生说太感谢

九派新闻:几名医护人员负责照顾一个区域?

李自财:平均4个医护人员负责照看一百多人,应该是6小时一班。医护人员偶尔还带大家做手工,其实这不是他们职责范围,可能他们觉得这个方式比较能够让大家融入方舱生活吧。患者待在里面也不觉得烦闷,避免产生过多顾虑,大家一起把这个时期度过了就好了。

九派新闻:照顾你的医护人员是哪里的?

李自财:我们这里一开始是上海第十人民医院的医护人员负责,后来由江西的援沪医疗队接管。上海医护是一个院区的,配合起来更默契,江西医护的可能来自好几个院区,工作时相对分散。

九派新闻:还有什么印象深刻的见闻?

李自财:方舱里有群众积极帮助医护人员打杂、发放盒饭,建了一个志愿者微信群,有的老人小孩需要帮助的,也会帮忙。个别人可能觉得在方舱待久了,心情压抑,大家也都相互劝劝。

医生通知我可以出舱的时候,我想留下来帮忙,他们说太感谢了,就把我的情况向防疫指挥部反映,指挥部的意思是不需要我在方舱里做志愿者,毕竟我的名字已经登记在出舱名单上,所以我就出来了,后续再看看哪里需要帮忙。

【5】出舱前行李和全身都要消毒

九派新闻:出舱是什么场景?

李自财:我把行李收好后,工作人员会把消杀机推过来,在你床边挨件进行消毒,之后才允许把行李装到包里。到了门口,全身再消毒一遍才能出舱。出舱后上大巴,直接送你回目的地。

九派新闻:回住处的过程顺利吗?

李自财:因为我在上海的住所是合租房,不满足居家隔离条件。另外,也考虑小区住户的感受,我选择在酒店自我隔离一周再回去。

单位支持我,不让我自己掏钱,昨天晚上,我已经入住了。我到酒店打开包,发现消毒完的衣服都湿的,我打算再用开水和酒精泡一泡,毕竟也是对自己负责。

九派新闻:对上海印象如何?

李自财:我在上海待得时间也比较久,也认识很多上海人,我觉得上海很好。

我喜欢在朋友圈发一些日常,不少人评论都是积极的,我也没感受到什么歧视。希望上海尽早解封,我也早点和家人团聚。

九派新闻记者 肖洁 实习记者 辜子旋

Allbet声明:该文看法仅代表作者自己,与www.allbetgame.us无关。转载请注明:上海患者讲述方舱生活:有人打羽毛球有人跳广场舞 自己靠免疫转阴
发布评论

分享到:

市民称“核酸码”页面无法打开 上海市大数据中心致歉
你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